公告版位

閱讀前請三思

 

 ✿ 本站內所有感想和吐槽屬純主觀發言
✿ 吐槽風格嚴重抽風無節操無口德無特例,不喜勿入
✿ 內容依照不同遊戲會包有R18圖文
✿    腐向YY有,反感勿入

同好的小伙伴歡迎分享,歡迎搭訕,歡迎勾搭
但是 謝絕劇透,謝絕劇透 (很重要要寫兩遍)

 

 資源相關


✿ 渣翻一律禁止轉載
✿ 圖文攻略請隨意轉載
✿  BL 遊戲小說抓馬漫畫馬甲豐富情報 - 請溫柔戳我

 

 十月新番强推:漂流武士DRIFTERS

 

FFXV深度中毒期

wp01_16x9.jpg  

《男人在自己心愛的女孩面前不想與對方相擁就不是男人》

如上述官配他就是個能言說道的青年,全程的嘴炮技能簡直超乎想像的高能
聽他說完一句話就莫名的想要記筆記啊,屌絲們都得來上堂課 (滾)

貌似很多姑娘就是被這張相愛相殺的宣傳圖吸引進來的
老實說我一開始根本完全沒註意到這兩人的手在對對方做神馬 
玩到官配線第一次好奇跑去官網看圖才發現窩巢官配你也是病嬌不會吧 
其實當初有點猶豫是該先跑官配的好還是紅毛
結果先把美味的紅毛吃了我果然後悔了 
剩下的表裏官配這二位簡直就是聯手來轟炸玩家的三觀的 
順帶一提,官配的GE在全員GE沒看完前是開不了的
原因很簡單,走劇情的官配GE裏會爆出其他角色的各種真相
並且藏在裏官配線裏的TRUE END又是在看完官配GE後才能開啟的
我貼文的順序就不照當時食用的順序排了,好吃的要留到最後做獎勵 

作為提示的話,剩余的三人基本上就是蝶毒三個角色的時代穿越版(快滾)
官配 = 瑞人尼桑和真島的混合體
裏官配 = 瑞人尼桑和真島的混合體(不是一樣嗎!?)
紅毛那位大爺完全就是一只霸氣的斯波
不是我硬要拿來和蝶毒比較是真的像啊!!! 

Iseya.Souichirou.full.1900956.jpg  

聲優:中澤まさとも


—— 第一章——

病倒的妹子隔天醒來被菊老太婆訓斥了幾句又被柚丫頭辯護後又休息了一陣子
然後過不久柚丫頭會跑回來遞給她一張信紙,說是去泡湯時碰到了妹子前一晚第一個客人
也就是官配轉交給她的信,裏頭有朵杜鵑花,問候也寫的很簡短
這時要點好令人懷念,是的這花會讓妹子想到故鄉
想到過去在故鄉時常和玩伴吸杜鵑花的花蜜,那麽說到故鄉的玩伴呢
妹子自然就回想起她那位迷之青梅竹馬了
那騷年因為流行病失去了父母被妹子的父母收養,然後兩人就從小作伴
時常在河岸邊做鬼燈笛,然後妹子就回想起兩人第一次的擁抱和誓言神馬的
騷年宣誓要努力工作好讓妹子的父母認同自己然後哪天帶她走
然後妹子如何萌生了初戀之情神馬的

 
 
呃這真的是你麽官配君,以前的你畢竟是鄉下人麽,發型好...... (閉嘴)

 
敢問孩子你們才幾歲 

然後妹子的思緒回到現實,覺得現在幹遊女這行的自己回想起初戀很諷刺
邊好奇過去那個青梅竹馬在哪做什麽邊回床上休息,意外的並沒有特別異想天開


—— 第二章——

過幾天妹子身體好點了,但樓主大人顧慮到她的身體狀況反倒不建議她當晚就和客人入寢
個毛咧,他擔心的是妹子把感冒傳染給客人好嗎 
總之在一堆客人的資料裏挑來挑去最終自然落到目前只接過一次的官配
裏表官配自古不是天敵就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關系
可萬萬沒想到才第二章那個裏官配就對官配警戒心那麽強了 
見妹子答應接客還難得的一臉猶豫,由此可見看待官配跟其他客人就不是一個眼光

好了晚上見到官配對方可開心了啊,妹子也覺得在他身邊莫名的安心
兩人根本也沒開什麽嘴炮就聽隔壁又有個奧客掀桌了
周遭的幫間和其他遊女都跑去湊熱鬧,官配也很客氣的叫伺候他的店員們都去看看
實際上想也知道他是刻意制造了和妹子二人獨處的機會
坐到妹子身邊,妹子不禁開始森森為這男人看自己的目光感到好奇
這邊要點向他的問候信道謝,當妹子提到夾在信裏的花很美時

 
 
有個人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自爆了 (快滾)
什麽沖動的辯解和激動的表白都是多余的,開門見山就是

“——鬼燈笛會吹了嗎?
說好要去迎接你的吧。......凜當時還小,所以忘記了嗎?
必須說被那眼神一盯我都要臉紅了,官方的五官是真的秀氣啊 
外加中澤那把跟SUZU有幾分相像的聲音有番說不出的溫和感
一下子就心跳加速了嗯 
妹子一想起青梅竹馬的名字呼喚他他就
  

開心的笑了,我只是懷疑那麽快就真相了這之後還有戲麽 (滾)
結果沒等官配他對妹子長篇大論的告白,幫間和其他遊女們便看完熱鬧回來了

到了夜晚妹子一個人在內廷裏散步,然後仍舊為青梅竹馬的出現感到有些混亂
這邊要點好高興,單純的為見到故鄉的舊識感到喜悅
然後這個時候裏官配就急著來刷存在感了
妹子一見到他就把手裏的鬼燈簪子藏起來,雖然也不是什麽好藏的東西
這貨特意前來找妹子絕對是有目的性的,果然,關心了一下妹子的身體後
就告知她明天有個吉田屋的熟客要來了,稱贊妹子很懂得抓住客人的心
想也知道這番話背後暗藏貓膩,簡單來講就是在試探妹子
到這個階段即使樓主大人他不知道官配是什麽人但光憑他提高警戒這點就肯定有鬼了 
同時呢這番話對妹子也起到了提醒甚至是潑冷水的作用
見到青梅竹馬了又如何,自己還不是一天到晚要接客,沒什麽改變
這邊要點我不過是個遊女,這時妹子會想到下一次見到官配就是第三次登樓了
一堆疑問就出來了:他會和自己睡嗎,他對自己現在這身份無所謂嗎,不會輕蔑自己嗎

這時候我們得知妹子每逢寫信給父母的時候同時也會寫信給青梅竹馬問候他
妹子回想起某日正當自己在煩惱要寫什麽內容的時候被菊老太婆叫出去見習
那是妹子第一次見習遊女的工作,隔著屏風門看著一名前輩服侍客人
詳細在做什麽我想沒必要解釋更多了,總之年紀輕輕的妹子盡管不懂也隱約覺得那時不該看的東西
即使不想看下去也被菊老太婆命令在那裏看以晚,畢竟以後妹子也要做同樣的事了
然後隔天妹子就把原本要寫給青梅竹馬的信給扔了,出於尷尬

思緒回到現實,妹子又忍不住開始覺得長大的官配變的很出類拔群
徹底的成了個好男人的感覺,然後自卑感什麽的就跟失措感同時湧現


—— 第三章——

隔天妹子到五谷神社去拜拜,背後突然響起你許了什麽願啊?
回頭一看有个官配站着那裏,一臉和藹的說前晚沒能跟妹子好好談所以就在這附近等著
這邊就點想稍微聊一下,然後就是一些很普通的問候
當妹子問起父母過的如何時官配會先停頓一下,然後又笑著說他們很好
妹子會說自己自從來了後以一直很擔心父母,離開家裏時的事都不太記得了
覺得自己當時因為太悲傷所以無意識的就封閉了那段記憶
官配則是溫柔的拍拍妹子的頭,說她還是個愛哭鬼
兩人之間的一層冰貌似就逐漸的化開了,妹子敘述著自己過的日子和環境
說樓主大人對自己也很溫柔,你猜官配他當下什麽反應

 
貌似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敵意這麽強烈的裏表官配,你們也太有默契了吧
對客人倒不怎麽,對樓主倒是嫉妒心那麽強
看到官配這表情外加官網那張相愛相殺就知道你也黑了 (快不)
妹子見狀知道官配擔心自己,就替樓主說了幾句話

 
 
是嗎。那個人,對凜很好啊。

好吧這官配果然是黑的,你局的官方會特意為這麽一句話設計出這麽個表情麽
肯定還會再見到的吧? 
然後妹子繼續說著樓主怎麽培養她對她真的很溫柔巴拉巴拉巴啦的
只聽劈啪的一聲,官配握在手裏把玩的樹枝就這麽被他擰斷了,還擰出血來了

37.png  
 
那個心涼的冷笑啊,那股驚悚的怒氣啊,窩巢,小心臟都在發抖了 
把樹枝都擰斷是鬧哪樣,你是每天都在拆房練出這股怪力的麽? (快不)
重點是你跟那樓主到底什麽關系,因為他把你掌上明珠當商品在賣不爽麽?
有那麽單純麽?! 

這個時候辰吉好男人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看到這一幕,淡淡的呼喚了生千早花魁...
撐傘的居然第一次主動來找妹子了,我能否就這麽跟你跑了?! (滾)
妹子於是急忙叫官配離開,我很快就會再去見你的
你們這群男人口口聲聲說愛到頭還不是仍舊讓妹子繼續被其他男人睡!
我再也不信了好吧! (你安靜)
然後妹子轉過身重新面對辰吉猶豫著該怎麽解釋才好,要點的是統一口徑
妹子就會先問辰吉知不知道官配是什麽人,然後會如實說他們是青梅竹馬
並且剛才的擁抱就跟兄妹一樣,叫他不要說出去免得起誤會
辰吉也不像是個雞婆的男人,老實的答應了,然後就把妹子帶回櫻華屋


—— 第四章——

某日傍晚妹子正在化妝做接客的準備,菊老太婆進來告訴她當晚預定的客人有急事不能來了
所以很快的就把官配君給排進了工作表裏,妹子自然沒做好心理準備
還是老問題,第三次登樓就等於要入寢,心情很復雜
在宴席上幫間跟其他店員又在忙著捧客,這時官配會說出自己迷戀上妹子這種話
又把妹子的心緒擾亂了,不明白青梅竹馬那話是真是假
然後被他一問我算是你特別的人嗎,妹子暫時只是以公事的口吻敷衍過去
當菊老太婆來叫妹子回房去做準備時,妹子有些害羞不敢看官配
卻被官配輕輕拉住手,一臉認真的告訴她我等著你哦。害我也羞射了一把 
做好準備換上單薄的睡袍後妹子就長篇大論的糾結了一番才進房門
想也知道官配沒那麽容易脫個精光(快滾)一臉蛋定的坐在床鋪旁邊叫妹子也來坐下
叫妹子不要見外,放輕松,就是想兩個人說個話,叫妹子不要那麽緊張
兩個人就從官配在門口碰到的柚丫頭聊起,自然聊到妹子小時候的事
然後又說自己當時第一次在妓樓見到她因為她長的亭亭玉立還有點怕不是她了
結果到頭來覺得她可愛的個性還是沒變
這次輪到妹子問對方的情況了,問他什麽時候到江戶的
貌似官配為了事業成功四處周遊,一年前在才江戶紮根,總有一天希望開家自己的運輸店鋪
目的很簡單,握住妹子那約定——你還記得嗎?
好了我們都知道青梅竹馬這十年來的努力賺錢就是為了某天能把妹子帶走
這邊必須要點記得,然後官配他自然就告白了,說到現在還是想著和妹子在一起
雖然知道這貨除了妹子沒可能有別的原因可沒想到會這麽猴急
真相都大白了後面還有十章的故事要些,劇本娘你確定這樣大丈夫? (滾)
妹子在聽到對方要買下她這幾個字當下有點嚇到了,並且更迷茫了
對妹子而言那些美好的諾言和事物都是過去的一部分了
妹子掛慮的是即便對方沒變自己卻確實的變了,對方不知道有沒有意識到
見妹子久久不作答,官配果然急了 

総一郎:我喜歡你。一直都喜歡著你。已經不需要在辛苦下去了。——跟我一起離開這裏吧。

緊緊抱住妹子卻被妹子喊著騙人甩開了,說自己已經不是以前的自己了
自己多骯臟什麽的,叫他別再來了
當下的官配可打擊了啊,表情都不知道怎麽擺了,先是怒氣,然後又是悲傷
但無論妹子怎麽說自己,官配的心意已定,重點他不可能不知道妹子所謂的變化指的是什麽

 

不愧是在18禁污水裏淌慣的中澤,一個蜻蜓點水的吻都能配的那麽煽情 (快滾!)

 

総一郎:很美哦。我眼裏的凜,一直都很美。所以不要鄙視自己。

邊吻著妹子的淚邊溫柔的說她果然還是個愛哭鬼
然後就這麽抱著她,讓她就這麽睡了,妹子正猶豫,覺得他到這裏來卻不跟她睡還是過意不去
卻被官配的溫柔融化了於是安心的靠這他入睡了
到了早上妹子把他送到門口,告訴妹子知道自己無法天天見她
這原因倒是確實的,不是對方沒錢,而是妹子還有其他得見的客人,不能被霸占
暫時無法見面,我還是希望凜眼裏只有我。我不會叫你笑著對我揮手,
畢竟我不希望你跟我在一起時強顏歡笑。在我面前是哭也好生氣也好。
聽凜的任性,是我自過去起的生存之道啊。
好吧官配的嘴技是高能的 

人送走後妹子心裏有了感嘆,這邊要點兩個人都變了
指的是都成長了,然後一想到對方要買下自己得去和樓主談,妹子就覺得自己越來越不像花魁了
特別是心裏要是只想著官配一個人就無法好好接待其他客人了


—— 然後就是和朔夜線差不多同時間點發生的全員共通劇情 —— 

夜晚妹子和客人睡完打算到浴室去沖個澡
正走下樓梯,妹子又聽到了之前等待柚丫頭上廁所時聽到的那個詭異呻吟
妹子於是想起各種妓樓的傳說,什麽女鬼的冤魂啦之類的
為了趕緊打消這些念頭,妹子加快腳步回到了房間

隔日一早妹子才把客人送到大門準備回房卻被喜蝶一把抓住
滿臉慌張的問妹子有沒有聽說系裏從白天起就失去蹤影了
系裏昨晚貌似放跑了一個客人被菊老太婆罵了一頓
辰吉還在內庭裏有看到過她,可現在卻不見了
不用說,這種情況一發生,妓樓和吉原的守衛現在都會積極找人
喜蝶這種喜歡八卦的姑娘自然就推測她是逃跑了
妹子一聽則莫名的充滿了罪惡感,覺得在廚房碰到她的那晚要是多勸說她幾句就好了
妹子和喜蝶於是只能希望她要是逃的話就成功逃脫
不然被抓到了可不是死命一條那麽簡單的事了
但在那之後,店鋪照舊營業,並沒有為了單單一個女人逃了而受到多大影響


—— 第五章——

過了十幾天官配又來了,這次兩人是在一間小的會客室辦小宴席
這時官配不知為何找柚小妹,人被喚來後送給了她異國的點心,就是巧克力啦
然後也順帶給了妹子一顆,是用餵的,炫富完畢後(並不!)就把其他人打發走
說想和妹子兩人獨處,妹子表示送那麽貴的東西給柚小妹很不好意思
官配就叫她別吃醋,拿出了一個精致的音樂盒

 
跟官配在一起的妹子看起來確實返童了不少
我甚至覺得這圖裏的人是父女 (快滾)
官配解釋著音樂盒的操作方式,妹子被取悅的很開心
見妹子這麽喜歡就打算下次帶葡萄酒來,見妹子說自己喝太多會醉
官配就摸了摸妹子的臉

 
総一郎:我想知道呢。喝醉的凜,在我的面前會多有誘惑力——

我已分不清這是單純的調戲還是黑化表情 (快夠)
然後官配又會恢復平時和藹的表情說自己開玩笑的,說自己今晚會住下但不會對她怎麽樣
不要在意。因為哪天我會買下凜,總有一天是要成為夫婦的。
在那之前,就讓我被認同為凜的最佳熟客,在這裏一擲千金吧。
妹子盡管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默默答應了,官配這時又拿出了第三樣西洋物
西洋象棋,兩人就這麽下了一晚的棋

那之後官配的名聲在櫻華屋也就逐漸響開了,大家都知道妹子有了他這麽個新的熟客
某日妹子和八卦的喜蝶又在甜點屋聊天,被她一口咬定官配是妹子的情夫
原因是那麽年輕臉蛋那麽好看又有錢的客人一般誰都會喜歡上
然後這個無節操的大姐見妹子扭扭捏捏的就問官配他是不是在那方面無能
或者是有奇葩的喜好,我說你幫幫忙別在H前就把我澆的興致全無啊 (滾)
於是官配就這麽成了妹子第二個不上床的客人
喜蝶同時還確信官配這麽寵愛妹子肯定就是為了要把妹子買下
但妹子的內心其實還是有那麽個芥蒂在,官配對自己好是不用懷疑
而是自己的這份罪惡感和自卑心怎麽樣都不肯消去
就在我們都覺得一切都順利得有點過頭的時機上,喜蝶居然來給我們提示了 
覺得官配君的聲望好到有些令人掛慮,叫妹子要小心
簡單來講就是錢太多引人起疑啦,很有可能是哪來借來的錢不然就是幹什麽壞事
這邊還是要點相信総一郎,畢竟對方身為自己的青梅竹馬,妹子不願意那麽輕易去懷疑他
之後兩個人又邊隨性聊了聊結束了話題


—— 第六章——

官配這次真帶葡萄酒來了,而且還開給在場的藝妓和幫間們喝
妹子也覺得很好喝,官配於是又給她倒了一杯,意外的是他自己卻不擅長喝洋酒
但被妹子一挑釁兩人於是還是比起酒來,夜深了妹子被官配扶回房間
原來是妹子有點醉了,而說自己不擅長喝洋酒的官配卻好好的
我確實不擅長洋酒啊?只不過是和日本酒相比起來而已。
簡單來講就是酒量很好只不過洋酒不太愛喝之類的吧
邊關心妹子的身體,官配不禁笑了笑,說真見到妹子醉的樣子很開心
就在我覺得這貨的極限也差不多了,畢竟沒多少男人能抵抗醉酒的女人的魅力
結果這貨就說著妹子可愛就一臉陶醉的吻了上去 
但這也不是第一次吻妹子了,妹子表示對方總是這樣熱情的吻著自己卻不會有更進一步的舉動
了不起啊官配,告訴我你每逢哄妹子入睡後都自己擼了幾個鐘頭 (餵!!!)
然後妹子也許是趁著酒勢終於把這陣子的疑惑說出來了
問他是不是真心要買下她,話沒說完,官方也理解到妹子的心境
因為自己都不碰她反倒讓她有些心急了
正因為凜很重要,才不想那麽輕易的做那種事。只要是在這店裏,
我就仍舊是個客人。所以無論對你做什麽,凜都不會拒絕的吧?
我既希望你自由,也希望我們的立場能對等。為此我才花上幾年的時間做好買下你的準備。
這麽完美又漂亮的話背後卻看不出其他內情,妹子反倒變的更狼狽了
覺得自己沒有那麽被對待的價值,試圖要把自己所為的變化說出來
要選擇的是是否要清楚的告訴他自己的身體已經骯臟了
已經被其他男人睡過了會進入BE1不說會進入BE2GE的共通路線
這邊我們首先點前者,不過無論說還是不說,官配他又怎麽可能不知道
一把抱住妹子,妹子這時仍在鉆牛角尖,固執之下狠心扒開官配的雙腿
我不是總桑想像的那種完美的存在。——我就給你看看我是個多骯臟的女人。

 

官配會露出這種失措的表情我也是失策了 (什麽鬼)
我鐵定以為你是個更有余裕的男人啊,不過這樣也足以證明他對妹子的真情真意了

 
就是吞下去了,必須說中澤你抓這麽少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那嬌喘生聽的我都石更了!!! (去死!)

然後官配實在受不了了把妹子強力的拉開,妹子滿足的以為自己達到目的了

総一郎(怒):改變了又如何。我也在凜不知道的情況下經歷了很多,也改變了啊。
              但唯獨喜歡你的這份心情沒有變。不如說,重新見到你就更受你吸引了。
              —— 喜歡你喜歡到被做了這種事就無法再忍耐了。(濕吻)
              ......我好不容易拼命忍耐著的......都是因為你那樣煽動我......

那吻真實的我聽了都恍惚了 (快滾!!)

 

不是直接吸果實我很欣慰,只不過崩了 (夠!)
“——我可停不下來了哦

 
很遺憾的是,這個做官配的床上廢話和所有人相比起來算是最不堪入耳的一個 (滾!)
並且妹子在對方愛撫自己的同時發現自己搞錯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可不能隨隨便便就憑臉蛋來看人啊妹子,你以為你自己身體臟了對方就沒碰過女人了麽 
再怎麽喜歡你畢竟人家是男兒身啊,有相對的煩惱的啊 (快滾啦!)
是的妹子就是意識到對方手法意外的熟練,然後心裏又開始嫉妒那些被他睡過的女人

 
 
想確認妹子到底舒不舒服

 
 
我真的最不喜歡這種體位了 
最尷尬的是妹子死命掙紮那貨竟然還能毅然說出很美這兩個字 

 

 

沒有看錯他在舔的就是後穴......
我說不帶這麽較真的好吧,她說她臟你也沒必要做到這份上證明她是的吧
妹子求你告訴我你之前沒上廁所啊... (快閉嘴!!!)

 

要是第一張CG是這張就好了唉... 
我會溫柔對待你的。我向你保證。......我喜歡你——
都到這份上了還溫柔個毛啊,又不是處女了(滾!)

 
 
在自己喜歡的女孩面前不想擁抱對方的男人就不是男人

不愧是官配,口出名言啊,屌絲們還不快學著點 (喂!)

 
我想知道這兩人是把舌頭當糖在舔還是單純的不會接吻 (快夠!)

 
 
然後官配他終於開始搖擺了
中澤的問題就是他聲音太有SUZU的慵懶感,到了這種時候反倒煞風景了
你到底有沒有幹勁啊 (喂)

 
 
終於結束了,而且是解放在裏面,我又搞不懂了,不是會懷孕的嗎!? 

然後官配就陶醉的抱著妹子,說對象不是妹子就不行
並且這十年為了見妹子做什麽都無所謂
然後妹子也承認這種追了自己大半輩子的男人無法不對他產生好感
但因為我們要進入BE1所以要點我配不上你,妹子心裏那麽想
嘴上會告訴官配她很高興,官配雖然沒有得到我也喜歡你幾個字有些掛慮
但還是決意要買下妹子


—— 第七章——

某日妹子和喜蝶剛泡完湯走出店鋪喜蝶姐就開始羨慕嫉妒妹子的皮膚為毛會那麽好
問她是不是從官配那收到了什麽外國的化妝品
結果妹子一個不小心說漏嘴把官配喊成総桑這麽個愛稱,喜蝶就恍然大悟了
戀愛會讓人變美什麽的要我信這個? (滾)
然後喜蝶就一如往常的八卦起來,東問西問的,當妹子說今天的客人是別人時
露出一臉遺憾,喜蝶就會提醒她有心上人不是什麽壞事,但要是影響到工作就不妙了

妹子回到櫻華屋後就開始在自己房間裏思春起來(喂)
期待青梅竹馬來見自己,思念不已,忍不住就打開了那個音樂盒
然後這個時候樓主大人就進來了,問話也沒帶什麽特別責備的語氣
只是很平常的吻妹子那是什麽,哪來的等等,妹子卻不由得感到壓迫感
默默的把音樂盒合上後,對方就提醒妹子今晚要好好服侍那個叫吉田屋的客人
明顯又是在警告妹子了
結果不到一天,妹子隔日就被喊到樓主的辦公室去,被告知要減少官配的接待次數
還是忍不住說句這裏的裏表官配還真是水火不容,一開始那火藥味就不是錯覺啊
自從上一個武士以來我鐵定以為客人只要有錢你就不會出來幹擾人了啊樓主
果然因為對方是官配麽 總之這裏要進入BE1就點什麽都不說默默忍耐
妹子於是會後悔自己當初沒把喜蝶的話當回事,知道自己太過淪陷於官配還被發現了
然後問起什麽時候能再見到官配,那只老狐貍會表示妹子第一次對客人產生執著
決定等妹子的感情清凈了一段時間再看情況讓不讓官配再登樓
嘴炮倒是一如往常的厲害,還說什麽這也是為了官配自己好
比起一時沖動揮金如土不如維持長久的關系,隔一段時間再來一次
語畢樓主就悠然的起身說會去茶屋轉告官配,妹子連書信也不能寫
這邊我們還有個選項,要點接受,妹子便會異想天開的認為總有一天還能再見到官配
這時有個關鍵的小細節來了,妹子發現樓主要外出卻還攜帶著單眼鏡片
樓主便告訴妹子自己視力最近變得不太好,在街上走不戴的話會有些危險
背後有個這麽惡意十足的故事:樓主被劉海遮住的左眼實際上在過去間接因為妹子的關系被戳瞎了
大致上的情況妹子也只是三四行概述,前一任樓主也就是現樓主的老爹過去在嚴厲懲罰妹子時
被現在的樓主庇護,然後左眼就被老爹的嚴管戳瞎了 
對凜而言,時雨除了是個令人尊敬的樓主之外,更是挺身而出保護了自己的恩人。
尼瑪,妹子你的自由在無形中被勒索了還不懂麽!?
因為他救了我所以我得為他賣命一輩子甚至錯過真愛,官方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腫麽想的!? 
總之那種貴重的鏡片是妹子客人送的,妹子就把鏡片送給樓主作為基本的一點贖罪
見妹子這麽乖又關懷自己,樓主就笑瞇瞇的讓妹子去甜點屋吃點東西,還記他的賬什麽的
妹子當下的心就這麽輕易的被罪惡感和同情心給收買了 


—— 第八章——

好了這一過就是20幾天,妹子別無選擇的繼續自己的日常接待其他客人
就是外出的時候身邊也會跟著幾個店員好監督自己
妹子邊告訴自己樓主這是為了自己好,同時也安慰自己官配是個聰明的人
為了哪天能來為她贖身暫時不會做出偷偷跑出來跟她見面這種招惹樓主的舉動
但見不到心上人心緒必定會亂,某天傍晚在做準備前妹子正在發呆
卻被柚小丫頭一下子就看破了,知道她自從見不到官配後就一直有些憂郁
然後這時連個涉世未深的小丫頭都來警告妹子了我有點怕那個人
這可不是個簡單的丫頭啊,吃了別人送的巧克力卻不會看漏對方的真面目 (什麽鬼)
小盆友的第六感是很靈的,說官配他時不時會露出一種空無的表情
每當看了那表情都會毛骨悚然,然後變得不願意讓自己服侍的妹子和那男人獨處
再一次的,妹子打算把局外人的話當做錯覺,一口咬定官配是個溫柔的人,沒當回事

然後在官配繼續掉線的日子裏劇情也只能靠閨蜜這種東西來推動 (滾)
跟喜蝶在街上散步的某日,妹子把柚丫頭說的話告訴了她
還跟她分享見不到心上人的感受,喜蝶雖然也有同樣的狀況但擔心妹子陷的比自己深
聊著聊著妹子一陣腹痛,就是女生的那個時期啦,當晚也就不必接客了
妹子晚上難得享受著不用接客的休息時間,這時菊老太婆突然一臉為難的跑來
原來是喜蝶現在正從茶屋趕回來,原本的工作是陪當晚的熟客談生意,做點綴的伴侶給面子
卻因為身體不舒服的關系希望妹子去替她頂一下,不用陪睡
就在兩個花魁在門口碰面時,喜蝶一個跌在妹子懷裏,然後俏皮的一笑
說這都是自己布的局,自己假裝不舒服,實際上是因為發現自己的客人談生意的隔壁間到了官配
於是就給妹子這個機會去見他一面
妹子於是興沖沖的趕到了茶屋,在酒席上陪了一陣子就以自己要去上廁所的借口開溜了
然後來到隔壁房的門口果然聽見了官配在和自己的商談對象談話的聲音
偷偷拉開屏風們往裏面看,然後妹子正對工作中表情犀利的官配發花癡
但違和感很快的就來了,妹子發現商談對象對官配非常的低聲下氣,看來主導權是在官配手中
非但如此官配的口氣和神情都還高高在上,並且冷淡無比
叫談話對象把賬本拿來給他看,然後指出數字不對少了一筆運輸款項
做報告的人會很緊張的說貨物因為暴風雨的關系失去了一部分但因為剩余的貨物價值高所以不造成損失
但官配很快就一臉不屑的暗示他那明顯就是船主偷了貨物謊報是事故造成的貨物流失
當報告的男人心驚膽戰的問官配如果船主真的是在偷他們的貨物該怎麽辦時

 
 
総一郎:滅了他。

之後的對話中還出現了骯臟活這字眼,妹子是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見到的官配和那些對話
除了毛骨悚然以外,妹子只是狼狽的趕回自己的宴席


—— 第九章——

過幾天妹子早上剛送走折騰了她一個晚上的吉田屋,疲倦的躺在床上胡思亂想
糾結自己幾天前晚上看到的那個官配,糾結的想見他把事實問清楚
就在這時一把讓人花癡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是那個肌肉美好的辰吉君啊! 
這男人也不把淩亂的房間當回事就這麽若無其事的走向妹子床邊然後遞出了一封信
妹子一看那信的內容就知道是官配些的,說下午在某某茶屋等著她
意外的是辰吉好男人居然自告奮勇提議妹子要是去的話就由他跟著
我說你不是這櫻華屋的看門狗麽?背著主人把商品送到別的男人手裏是鬧哪樣???
既然都這樣了你還不如現在就給我帶著妹子私奔了啊!!! (喂!)
繼續進入BE1辦不到那種事,原因是自己一直都在被監督著
可辰吉那男人不知道哪裏吃錯藥,微笑著做起助攻的戰鬥機來了
總之這貨提議以妹子要買衣服的借口陪她上街去就不會引人起疑了
把妹子送到茶屋後辰吉就說自己會在一刻後回來接她
我可不確定才15分鐘就結束H的還算不算個男人 (滾!!)
當妹子問起他為什麽要幫助自己的時候他就回答那不是自己能開口的事
叫妹子直接去問官配

茶屋的老板娘把妹子帶到二樓的一個房間,官配一見到妹子不用說就是緊緊抱住她
兩人簡略的表達完有多想念對方後就是熱吻,官配順勢就要解開妹子的和服卻被妹子制止了
  

道歉說自己太突然了,妹子這次倒不扭扭捏捏的了,大概是憋太久
毫無預警也毫無掩飾的就把自己當晚聽到的話和過程都說了出來
上頭那個癡情的男人於是一下就變這樣
  

你全都聽到了嗎語氣冰冷啊,妹子都起雞皮疙瘩了啊 
就在妹子回想起柚丫頭曾經說過的空無的表情時妹子反射性的就是要逃
卻被官配一把抱住,還很難過的慌張叫她別逃
我鐵定以為妹子你要完蛋了,這貨卻一臉受傷的吻我很可怕嗎?又抱住妹子
妹子也對自己會對官配產生恐懼感感到驚訝,於是表示想知道他的一切
然後官配他就無可奈何的承認自己原本並不打算讓妹子知道這一切
但實際上運輸這行業只是表面的職業,私底下實際上有一部分是在做非法貿易
我笑了,而且是大笑,自己都嚇了一跳的瘋婆子笑 
天啊當下說出來我還沒想到什麽
一聯想到非法貿易中的鴉片二字,我說真島哥哥你跑這來做什麽???? 
CRY了啊我!哪裏不對就是這裏不對啊!!!!!! 

好了妹子機靈的腦袋咕嚕嚕的轉了一圈很快把一切都做了連接
青梅竹馬為何會有那麽多錢來揮霍就是來自非法貿易,然後原因呢不用說就是為了自己
無論官配怎麽安撫妹子,讓她不要有責任感,妹子都還是很受打擊
她主要一想到心上人哪天被政府逮到,兩人就再也見不到面了

総一郎:既沒有親人,沒有財產也麽有人脈的我,只能這麽做。
 
          除了非法貿易以外,不能說給凜聽的勾當我也幹盡了。
           但如果讓時間倒回的話,我肯定還是會做一樣的事。
           比起老老實實的活著,只能回憶凜的人生,無論把自己的雙手弄得多臟,
           我都會選擇這樣擁抱凜的道路。......我喜歡你。
           盡管自己做過的事令人反胃,可一想到凜我就全忍了下來。
           並且要是哪天就算我會得到報應,但只要被允許,我都想留在凜的身邊。
           我想要的,想保護的——真的只有你。

被這樣一告白你認為妹子她還能怎麽樣,如此粉身碎骨也要和自己在一起的男人
妹子也無可藥救不可自制的環住他,然後兩個人就深吻起來,就這麽順勢被推倒在身後的床鋪上

這邊讓我神情恍惚的就對不起......今天我不知道是否能溫柔對待你......
克制不了自己......——我已經沒有辦法冷靜了。這句
溫柔無用,請用你的愛粗暴的占據妹子吧 (滾!!)

 
但如圖我就從沒再期待過這遊戲的H圖,除了官配那顆美人痣跟那對鳳眼
其他真的沒什麽能看的東西...... 
這麽美這麽認真的顏被你那兩只架在雙峰上的手給毀了你造麽 
並且官配非但手法變得工口,嘴巴也是不停的說些我翻譯不能的臺詞
工口的字眼和說法什麽的就請大家自行想象了...只要知道他在不停的欺負刺激妹子就好了 

 
 
総一郎:在見不到凜的期間,你知道我有多想對你這麽做嗎。
           被禁止登樓,被莫名其妙的和你隔開——我很火大,很不甘。
凜:......時雨桑他,跟總桑說了什麽嗎......

 
對啦已不用懷疑,就是病嬌那個傳說中不準提其他男人的眼神 

 
 
小哥表情啊註意你的表情啊,很可怕啊,BGM這麽柔和你的表情簡直是在QJ啊!! 
要殺人了啊! 
一直說你的這裏那裏多濕多硬多熱多軟我說就沒有一個閉嘴好好做事的男人了嗎?!
並且如圖所見,這貨一黑之下就毫不留情的三根手指滑了進去
我已經說過我無法溫柔對待你了。而且,這也是對你的懲罰。
中澤果然就是適合配這類鬼畜的潛力股,聲音特別冷艷啊 
冷艷到我腦內只充斥著為何你不多配些其他向的抓... (滾!!!)

 
 
多了個左手的動作,雙手刺激嗯
然後官配口中出來的就是一系列妹子這裏那裏多熱多濕多硬等
這種支配欲強的腹黑角色自然會要求妹子把她的欲望如實說出來

 
 
果然不帶點的CG是我的菜 
只是以這體位我不太能明白官配為何會說出一臉欲哭的樣子...真可愛啊這種臺詞
請問你說的是妹子下體的臉還是正面的臉? (滾!!!)

 
 
就是兩人噴汗,妹子先絕頂了

 
 
換體位跟PLAY,這貨原來不知道從哪搬來了這麽大一面鏡子(不是的!)
好吧貌似是茶屋裏本來就有的東西,愛情旅館的情侶刺激設備 
妹子就算不想看也被強迫面對前方,官配是想讓她清楚此時此刻是誰在抱她
在我不在的期間,無論被誰做什麽也好——你就好好記著,你絕對是我的。
然後官配就開始搖擺,叫妹子看關鍵部位,妹子一看那紅紅濕濕的交合部竟然喜悅感倍增

 
 
然後明明CG還是那麽工口,臺詞就從工口轉到深情的什麽
能成為你珍惜的人是我的榮幸”   “我要讓你幸福,不會讓任何人來幹擾

 
 
大量吃起雙方的口水(滾!!)
然後我就圖都不看單純沈溺於中澤銷魂的嬌喘中 (這時乙女遊戲好嗎!!!)
對聲優來講H的挑戰性恐怕就在於怎麽區分BL裏受君的喘和雄性的喘吧 (你幹嘛!!)
體驗過的玩家想必也能明白水島和中澤那喘聲要是不看畫面鐵定以為是BL抓神馬的
所以說要喘的舒服又維持攻性嗯...確實不容易的樣子(快夠)

好了完事後兩人還留戀不舍的互相擁抱在一起,就在妹子煩惱下次什麽時候見面時
官配自己主動提出會去見樓主提親了,表示自己已經無法再容忍妹子被別人占據
然後無論被拒絕多少次都還是要帶她走,這邊要點在意贖身需要付出的金子
妹子心裏會默默擔心官配哪天真的被抓到
臨走時妹子想起來辰吉這個謎之助攻,便問心上人他什麽來歷
真相是這男人搞半天是官配他的部下啊窩巢,難怪特麽有立繪啊! 
也難怪他是絕對無法攻略的人物啊,攻略了他就要被腹黑的官配給砍了啊!!
總之辰吉這個好男人呢是官配的忠誠部下,然後被他特意派去櫻華屋做守衛妹子用的
想也知道就是一天到晚監視妹子的內奸就對了
所以妹子病倒的事也是辰吉跑去通報的,現在妹子知道了
官配就叫她不要顧慮,有什麽情況就都跟辰吉去講

好了出了茶屋都已經接近傍晚了,一看辰吉站在那還背了一堆大包小包的
你這戲也演的太真了吧,考慮的不要太周到啊,這男人太好我都想飛奔入他懷裏了你造嗎!? 
然後兩人互相關問了幾句,特別是妹子還再三向他幾年來的照顧道謝
辰吉見妹子氣色和心情都變好了也替自己的主人開心
我說著段對話根本就是多余的話,不給我們攻略還關心個毛!?!? 


—— 第十章——

某天傍晚妹子正為目前的僵局感到焦躁不已,辰吉就來房裏找她了
說官配現在正在樓主的辦公室裏,並且聽到他提議要為妹子贖身了
而樓主的態度則是不肯對千早放手,官配只好離開但表示還會再來
這下妹子可再也忍不住了,一般接受還是拒絕,樓主必定還是得經由花魁的意見
妹子於是一氣之下起身就是殺到樓主的辦公室去
樓主一臉早就預料到的樣子,充滿余裕的微笑著迎接了妹子
那德行再怎麽樣看了都還是一肚子火啊,逗我麽!? 
心裏明明很清楚妹子對官配的心意還是開口詢問
然後以矯情又殘念的口吻說自己調查過官配了,說他的名聲不太好
說的雖然很委婉,但妹子恐懼的理解到樓主已經調查出官配非法買賣的真相了
樓主還一嘴善人的口吻說希望妹子得到幸福,無法把她交給這種危險的男人
最終叫妹子忘了官配,在這裏比起任何沖動的言行,妹子聰明的說讓她想一下
然後獨自回房去思考對策了,到了晚上妹子想來想去就是睡不著
於是跑到內庭去散步吹吹風

到了內庭卻發現那裏已經有了人,意外的是樓主和菊老太婆
對話很簡單,菊老太婆不確定拒絕了那麽好的一門生意是否妥當,官配出的額度很高
而樓主只是不慌不慢的回答她,妹子身價可以值更高
重點是在她還能繼續在這裏工作5,6年的期間,或許還會有人出更高的價錢
等菊老太婆被說服開心的走掉後,這邊要點作死的去追究
妹子走出來的時候樓主也有些許驚訝,妹子於是直接的把不滿都說了出來
以為樓主是真心替她著想,搞半天居然是為了錢
我就在想這黑心的樓主還能編出什麽鬼來,首先他以菊老太婆是店員的借口
說自己不得不假裝那麽說,然後自己也清楚這點原因不足以說服妹子
於是開始了下面這段話

時雨:我一直戒備自己,以自己現在這種立場不得說這種話。但是......我啊,凜。
      我一想到你要跟伊勢屋先生離開這家店,說實話我就很著急。
      對我而言,你是特別的。從一開始親手培養的禿開始,
      你就一直在工作方面幫了我很多忙      ......不,這些都是借口。
      我不想讓你離開。希望你能一直留在身邊。
      —— 這麽擅自決定的感情,是不可能被認同的。......對不起。

樓主他很動搖,一臉的糾結啊,那個音都在抖啊,不是我不信你 
是在這種時機說出這種話即便是事實我也絕對你是只擅於操控人的老狐貍啊
這麽一說你覺得妹子她還有那心情跟青梅竹馬私奔麽 

好了看到這裏大家有木有發現官配他執法不公的差別待遇(什麽鬼)
人家理發匠跟武士努力了整整10章才好不容易一個H(你滾)
官配他已經兩個了你造麽,到這個時期武士他才跟妹子第一次你記得麽 
果然官配終究還是劇本娘親生的命啊
好吧中間他大多都在掉線見了妹子已經饑渴難耐 (什麽鬼!)
不對不止是中間那麽一段,他等妹子等了足足有十年之久啊
看在這份上我們就體諒體諒官配的辛酸吧 (個毛咧)

—— 第十一章——

過了有十天左右妹子就是在幹等著官配迎接她的下一步
就算跟辰吉交流,計劃什麽的都沒什麽進展
就在那麽一天喜蝶突然慌慌張張奔進妹子房間說有官史來了
官史都來了還能是為了神馬,當然就是官配他的惡行被嗅到這裏來了
官史們貌似是察覺到了這個人物的蛛絲馬跡然後跑來妹子這裏查他的藏身處
妹子嚇得臉都鐵青了,這時那個樓主進來了,還一臉遺憾的邊安慰妹子邊說官員要和她談談

妹子貌似接受了很長的一段質問,妹子當然沒有把官配的事實說出來
只是維持一名花魁的立場,淡淡的表示跟他關系不深,曾經懷疑過他的錢財來源等
當妹子一聽聞官配走私的商品是短槍時心都沈了,並且官配現在貌似是行蹤沒有下落
雖然不足以改變對他的心意,但妹子這下是真的越來越捉急了
采訪結束完已經是晚上了,樓主又矯情的跑來寒暄了幾句讓妹子今晚別接客了
同時告訴妹子自己今晚要到友人彰人那裏去討論資金的商談,還不會回櫻華屋
妹子覺得樓主要出門很難得,到了半夜之前也只一直心煩的睡不著覺靠在床邊吹風
然後好男人辰吉就進來了,一走進房就告訴妹子在天亮前,我會把你帶到伊勢屋先生的身邊。
不用說這貨畢竟是官配的心腹部下,私底下都有秘密的跟官配做聯絡
讓妹子做好離開吉原就不再回來的心理準備後,之後辰吉就將逃脫計劃講給妹子聽

計劃原來是這樣的,妹子被辰吉安排藏到了一個準備被擡運到三輪靜閑寺的棺材內
吉原時不時會有遊女自殺或得病死亡,所以棺材出入是很頻繁的事
妹子透過棺材外搬運工的對話貌似不久前櫻華屋又有人死了
說什麽很驚訝因為櫻華屋一般對遊女待遇算很不錯的
總之妹子被平安擡到了三輪,然後辰吉打開蓋子,超級體貼的把男裝交給妹子
說自己到對面去等她換完叫他,我說你在客氣什麽東西,不用走開啊!! (你夠了)
兩人出發時辰吉告訴妹子會帶她到一個叫兩國橋的地方,說官配和他的商船都在那裏等她
然後計劃是萬一有人追上來就由他自己來擋下
妹子這下問出了我的心聲:你這男人為何要那麽為官配拼命,為毛要對我這麽好?! 
好了他過去貌似是被官配救了條命,反正就是沒爹沒娘的日子過得很艱辛
幹過偷竊這等不正經的事正要被宰掉就被官配救下收為部下了
然後就是祝福自己的救命恩人能幸福什麽的才這麽拼了命撮合他和妹子

兩人走著走著其實就快到目的地了,這時辰吉在巷子裏向妹子指示接下來要走的方向
說他們被跟蹤了於是要去對付敵人,叫妹子前晚別被認出來
妹子一奔起來,就聽見四周有人大喊起來,然後就是一陣肉搏的聲響
妹子雖然很擔心辰吉的狀況但也只能不斷飛奔,這時突然感到右手臂一陣劇痛鮮血飛濺
原來是追兵沒認出自己是花魁然後直接砍人了,吉原的追兵傷到了商品立刻急了
就在妹子絕望時,又是辰吉大好男人趕來驅散敵人叫妹子快走
好了兩國橋終於到了,妹子又是緊張手臂又痛,四處尋找著官配的身影
一想到官配要是已經先被逮到就一陣暈眩感,然後官配就終於粗現了
對方看起來稍微有些憔悴,但擁抱她的雙臂確實有力的,官配一見到她也大大松了口氣
然後就是老毛病又犯了,無微不至的關懷神馬的好歹等上了船再搞行不行 
你們現在別說上船了根本還在海岸邊,追兵來了是打算跟理發匠來同一招跳入河水中是吧?
我該說你們神馬啊———— 
總之官配覺得讓妹子受了傷很愧疚,叫她再忍忍,說到對岸那艘船上去就可以逃了


—— BE1: 遙遠的約定——

好了貌似在這個END兩人平安無事的登上了船然後就是開始了無盡的旅行
船偶爾會靠岸卸貨,但兩人因為擔心隨時會被追上就一直都悶在又潮濕又暗又不是很幹凈的船身內
妹子的傷口血是止了卻時常發高燒然後又暈船,這船的重點是個叫長崎的地方可以直接通往海外
就在妹子楞楞想著兩人未來在陌生大陸上的新生活,出江戶過了五天
妹子身體就出現了某種癥狀:說話有點困難,全身發痛,手腳麻痹,時而會無法呼吸
是的,就是妹子得了絕癥破傷風,你說手臂上開了那麽大一條口子在那種環境下能不細菌感染麽 
就在妹子覺得自己是不是要死了,官配於是強顏歡笑的說要給醫生看看
決定暫時不去長崎了,在下一個港口就去看醫生,妹子知道自己活不長了,就說想回家鄉駿河去
並不是為了回去見父母,而是回到兩人記憶中那片湖水邊
然後接下來的旅途妹子的意識都是片斷性的,消瘦到鏡子都不肯看了
官配則是24小時都在照顧她,最終的最終妹子就連一口水都喝不下去了

某日妹子被官配背著,在臨終前趕回了那片兩人一起渡過童年的湖水邊
將妹子安坐在地上,自己從背後環抱著她,然後開始追憶
我們就是在這裏相約的吧。——我本以為能遵守那個約定的。
我好想得到你。只想得到你。
  

說著說著忍不住哭了出來
對不起連累了你。對不起沒能保護你。對不起沒能救你。對不起......喜歡上了你......
那哭腔聽得我都快看不下去了,悲劇啊—— 
然後見妹子不斷安慰他,這貨於是說出了劇情需要的帶著我一起走吧
妹子一開始當然不情願,心上人怎麽能跟著自己去領便當
但內心一想到官配日後遇上新歡神馬的又心裏一沈
不過無論妹子怎麽想怎麽說,官配他都已經做好決心了
求你了。我到最後一刻,都想和凜在一起——......
然後就是那個音樂盒的曲子作為BGM,兩人手拉手走進湖裏

凜:說起來,我很不會遊泳呢。
総一郎:是啊。盡管我教過你啊。
凜:不過......現在不會遊也好。

然後官配的雙手不知為何就繞在了妹子脖子上,原因是與其妹子溺水窒息不如被自己先掐死
你們確定有差別麽? 
然後官配就邊道歉邊加大了雙手的力道,眼淚不停的流

総一郎:要是我們重生的話。無論被分開得多遠,就算一切都忘了......我一定還是會找回你的——

吻了妹子逐漸失去溫度的雙唇

 
 
然後我也不知道為什麽手松開變這樣了
妹子覺得沈入水中後身體竟然變得無比飄柔,兩個人一邊對視一邊微笑

要永遠在一起哦——
凜(是啊......一起哦——......
沒有任何恐懼感。
不要松開這雙交握的手。
命運的紅緞纏繞著雙方的身軀,感受著過去和未來所結合的此刻。
—— 微笑著的兩人,不久意識便與藍天相似的色彩,逐漸融化。

—— BE1 ——

其實是個挺有美感又無比悲傷的BE,也是官方的BE
接下來咱來看看相對BE2是多麽直視不能的東西... (滾)

回到之前分歧點,選項如下

什麽也不說
想跟總桑在一起
什麽都不說忍耐
接受
不想被時雨責罵
擔心時雨會不會同意
追究

然後劇情直到第十二章都和之前一模一樣,妹子會來到官配指定的港口
四處張望慌張的尋找官配的身影卻見不到他人
就在一個她誤以為是官配的人影出現,卻見到對方的臉時她整個人都石化了
是的就是樓主大人,到友人那裏去當天不會回櫻華屋神馬的都是拿來坑妹子的
他就是故意設了這麽個陷阱以方便把妹子逮個正
但意外的是這次的樓主可特別溫柔,又是說要妹子現在立刻就跟他回去看醫生(手傷)
一下又說妹子現在要是發誓今後不再犯他就不懲罰她,因為他需要她
沒有你的日子我根本無法想象就是個直球的告白啊 
這時候只聽遠方響起兩聲槍聲,妹子於是被樓主一把摟向自己
開槍的正是憤怒的官配沒錯,他連忙奔過來叫妹子離開那個男人

 
 
滿口心急如焚啊,畫面是很帥氣但總覺得臉崩了(滾)
這時樓主這只老狐貍一路下來鋪的陳也就終於要達到目的了
自己扮演無辜的受害者,各種嘴技反讓握著武器的官配扮演起了壞人的角色 
並且正當妹子軟綿綿的試圖要離開樓主身邊請他放過他們時
樓主那悲傷的神情必須讓妹子躊躇了
在官配咆哮的催促下,樓主邊深情的叫喊妹子別離開他,邊一個站不穩跪倒在地
妹子猛然想起樓主曾告訴自己視力退步的那番話
於是同情心和罪惡感啊神馬的一下子就泛濫了,官配自然暴怒
然後樓主的真面目這時終於曝露了,從懷裏掏出匕首架在妹子脖子上
我心愛的凜,要是要跟隨其他男人的話,那不如就在這殺了你吧。
沒事的。我很快就會跟著你去的——
不用說,自然是笑著做出這番舉動的
你們這群男人就没一不愛自殘??? 
就在官配急的的不知所措時,妹子也不知道哪來那麽快的速度
從懷裏拔出官配送她的那只發簪,狠狠就是往後頭的樓主戳去
就是刺瞎了樓主那唯一一只還能用的眼睛
妹子一下子也被自己的所為給嚇壞了,罪惡感於是更加濃厚,不斷道歉起來
好了,官配親自來拉人了,妹子深陷於可怕的罪惡感之中
表示自己要用余生來贖罪,要把樓主帶在身邊由自己來照顧什麽的

総一郎(冰冷):你不跟我來嗎。比起和我一起生活,你要選擇他嗎——
                無論入耳,都不想和那男人分開是吧......
凜:對不起......

黑化這種東西是有羊群效應的 (什麽鬼?!)
不過其實裏官配也好官配也好這二人從一開始就黑得一塌糊塗
見妹子心意已決,兩人的夢想就要破滅

 
 
総一郎:那......就一起帶著走吧。我和你,一起養著他吧。
凜:養......
総一郎:因為,我最喜歡你了啊。你無論如何都希望那麽做的話,那也沒辦法呢。
        你真的是,從以前就一直都那麽固執啊......

中澤的語調已經明顯壞掉了,官配徹底的壞掉了 
皮笑肉不笑,微笑著充滿絕望產生的陰森感,就那麽抗起失去意識的樓主
妹子一邊試圖搞清楚情況說樓主不是動物,官配則答
那不然我能殺了他嗎?不要惹怒我啊,凜。不然就算我不願意,那也得懲罰你了呢
語氣甜膩,妹子開始森森懷疑這是否真的是她所認識的那個官配
於是得出青梅竹馬變了這個結論,以及扭曲了官配善良的心的人正是自己


—— BE2: 幸福的形態——

這次相隔就沒那麽久了,一年之後妹子身為官配的妻子一起住在琉球的一間豪宅裏
這樣吧,與其交代一些廢話,這個官配的身份實際上就是100%真島哥哥的翻版
有著數不清的手下和黑暗的勢力,要什麽有什麽,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妹子成天被軟禁在宅子裏不得走出去半步,傭人們自然也只聽官配的話
但傭人們並不知道在這宅子的深處有個密室,鑰匙只有総一郎一個人拿著
然後每逢到了夜晚総一郎回家的時候就會把人妻帶進去
妹子無法反抗官配,畏懼著官配,原因是某個人作為人質
要是自己出了什麽錯誤,隨時可能喪命
當我看到同時是兩人的臥室也是兩人的密室時我差點沒把嘴裏的空氣都噴出來
根本就是真島哥哥在上海的豪房好吧?! 
  

告訴我有差別了麽!?全是天朝人的裝潢有木有?你也是鴉片王麽! 
好了被鐵鏈拴在這房間裏成天見不到日光的正是兩人養的樓主
然後官配就悠哉悠哉的坐到椅子上叫妹子脫光,然後叫她坐在自己身上,打開雙腿
羞恥PLAY歸羞恥PLAY,當延伸到三人的時候就是顧名思義低俗的A片梗了 (快滾)
妹子貌似已經習慣了官配的惡趣味,無可奈何的把瞎掉的樓主喚到自己腳下
而且被官配命令是用爬的而不是用走的
然後妹子就邊如同對待狗一樣摸著樓主的頭發邊將他引導到自己的雙腿間
盡情的舔這裏

 
 
我個人是被這BE雷的體無完膚就對了,實在無法理解官方的思路
請問究竟是要我們通過這體位和這PLAY產生神馬樣的感受? 
然後本來就有些失常的樓主大概被這樣養久了就更加失常了
一天到晚大概就是在期待能品嘗到妹子蜜汁的這一刻,瘋狂的舔啊吸的
飄蕩在周遭的那煙霧呢就是春藥

 
 
然後就是來自於官配一堆羞恥不堪的抖S毒舌,什麽妹子多YD啦巴拉巴拉巴拉
在刺激下妹子就開口說要兩人同時讓她舒服

 
 
在官配的催促下去了一次
徹底成了畜生的樓主忍不住伸手想要自擼卻被官配踹一腳不準他解放
見妹子還試圖袒護家畜,官配於是命令妹子用腳來解放樓主

 
 
非但創意奇葩就連畫面都奇葩到我只想快進,簡直不堪直視有木有 


 
然後官配這時就往妹子下面塗了她喜歡的媚藥,貌似是增強快感用的
而且塗的還不只前面,後面也塗了,不就便邊繼續毒舌邊說想試後面
手指就噗嘰的鉆進後孔

 
 
就是下面那一位也去了,官配於是叫他把自己弄的清幹凈,也就是吃自己的那神馬...

 

我要吐了 (喂!!!)
妹子是在哭什麽我也不想解釋了
什麽自己放不下樓主同時也因為對官配的人生有責任感也恨不起他之類的鬼

 
 
我大概沒見過比這更奇葩的體位和表情了真的...... 
反正就是從後面就對了,妹子同時覺得舒服可是也很怪異

 
這樣還不夠前放也得照顧,妹子已經開始要被刺激的失常了
過不久官配就問妹子是不是真的也想要地上“那只狗
然後說什麽沒辦法既然那是妹子所希望的那就

 
名副其實的三明治呵呵,這就是之所以官配有真島哥哥的背景的同時
跟瑞人某個3PBE本質上也一模一樣,妹子都是被自己心愛的人分享給了其他男人嗯 

  
就是妹子的意識已經混亂到什麽也不分了,只追求舒服就好
跟爛泥一樣交纏在一起從早到晚也算是種幸福的形態之類的
於是就繼續要求更多,繼續繼續繼續,要更多

  
 
說實話我當下之希望這顆狗血的大地雷快點結束好得到解脫
看的當下不知道該想什麽,結束後更不知道該說神馬  
於是這便是我覺得官配混有真島和瑞人尼桑特征的原因
真島的鴉片之王的稱呼和瑞人把自己心愛的人分享給其他男人之類的...
總之這種end還是忘了他吧對三觀沒什麽好處 (滾)


至於GE的話我打算等樓主線貼出來後再更
因為日了狗的真相現在被揭開就木有驚(驚)喜(悚)感了 

 


——
持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無節操吐槽領域

Ikimono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官配一下子就两个H,绝对是亲妈啊!但是看着剧情好阴森,每次官配一笑,就会有种不祥的预感
  • 就是就是!後面還多著呢 ! 官配永遠受到眷戀的!XXXD
    官配他就是個黑的拉!

    Ikimonooo 於 2016/01/27 22:24 回覆

  • hello880602
  • 版主你真的超強的!!!
    官配一整個就是黑的,之前看他們的宣傳圖就有覺得了
    很期待版主寫的樓主線和官配的GE線><
    (聽說GE還會再尬上一次的hˊ▽ˋ)
    版主會寫彰人線嘛?都很期待呢
    雖然遊戲還沒漢化但是看到版主的感想又讓我更想買了~
  • 不不一點也不搶啦XXXD
    官配還沒出場的時候就覺得他黑掉了太明顯哈哈哈
    等我有時間一定會把這作概括完的,真的值得!
    還是去買一下親自體驗會更好玩哦XD

    Ikimonooo 於 2016/02/28 14:38 回覆

  • 我就是一楼的小伙伴
  • 在看了大大的吐槽之前,我还没入声优坑,现在深入了解之后再回来看,卧槽,CV中泽这不是那个佐和真中嘛(好像暴露了什么)看到了中泽,现在都第一反应就是这绝对是个病娇啊!(扶额,被drama害惨了)这官配,真黑,太黑了,现在求吃红毛的糖啊!!!
  • 就是真名跟馬甲啊哈哈,他真的很適合這種角色,聲音太美
    紅毛的一定會找時間來寫完的!

    Ikimonooo 於 2016/02/28 15:04 回覆

  • wchang1572
  • 佐和真中我來拉!!!!!!(欸!!!!
    惣一郎大概他的性癖就是對待女主蠻粗暴
    但在他看來他會感覺到更興奮的感覺吧wwwwwww
    這種隱藏版抖S/////////
    覺得他在這裡暴露的反差(與平時溫文儒雅的人格)
    >>大概喜歡他的點在這吧(?(我根本就是個受(走開
  • 他的聲音真的蠻棒的XXXXDD
    性癖哈哈哈哈哈哈!!沒錯他就是抖S又是個腹黑沒辦法!

    Ikimonooo 於 2016/05/08 14:13 回覆

  • seeyuei2012
  • 好期待版主的後續心得>0<!!!
    我連續看了三天您的網頁,內容好充實!
    吐槽簡直神,每個都戳到我的笑點(表情使用也很經典了)XDDD
    完全無法淡定的看,腹筋一直是崩壞的狀態XD
    驚悚的真相線到底是張甚麼樣的牌呢???
    個人相當期待看到彰人的線>W<!
  • 這期好久沒更真的是超對不起讀者們TvT
    充實神馬的不敢當,我只是個無時無刻不挑剔的老人XDD
    姑娘們看的開心就好,希望沒有太影響到角色們的形象
    驚悚的真相都沒有更我真是>__<姑娘如果有買遊戲的話
    可惜去玩玩看,這篇看來是要坑了TvT
    感謝姑娘的熱情支持!我會加油的!

    Ikimonooo 於 2016/09/05 18:38 回覆

  • 莉莉安
  • 大大你的紅毛什麼時侯寫呢?望眼欲穿@_@
  • 別望了別望了我都先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了TvT
    紅毛的粉絲我對不起你們!!(淚奔)
    從那時起我就學乖了,無愛的角色我就不概述也不翻了
    直接從可口的角色開始!

    Ikimonooo 於 2016/09/05 18: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